K寻S♡

坚定的KS♡

【快新】画中人?意中人!

丢脸的是我啦2333论群里一直搞事失败的时候我在干(摸)什(鱼)么。小汐她是神仙!请务必吹爆她!

傲娇攻:

      #这是和 @K寻S♡ 的联文,大概又要丢脸了的我




      看着恋人充满着忐忑和温柔的眸子,他突然就没了生气的理由,于是放下手中的卷轴,抱住了那个一直陪着他的人。他嘴角勾起了一抹温柔的笑,有他,真好。


 


      恋人的眸子瞬间被点亮,如同千万颗闪烁不息的星辰。恋人轻轻伸出手将他揽入怀中,眉眼弯弯,仿佛蕴藏着世间最缠绵的柔情。他忍不住抬手轻敲了恋人一记,微敛起眸子,隐去眼波里的氤氲雾气。


 


      哪怕这一刻只是虚幻,他也甘之如饴。


 


      回过神时,眼前哪还有恋人的身影。


 


      除了这幅画卷,再无其他。


 


      若不是有这幅画卷的陪伴...他可能早就...撑不下去了吧。


 


      他终是为他的恋人万劫不复。


 


      指尖轻轻勾勒画中人的轮廓,他怔然出神,少年恣意潇洒的模样犹在眼前。恍惚间那人伸出手,似是在邀请,他愣愣地伸出手去,却只触摸到一片虚无。幻境逸散成一缕轻烟,只余下卷轴上满眼柔情的少年,那一眼,如隔千年。


 


      可是…睹物思人,又怎及他的一切?


 


      那个雨夜,白衣在月光柔和的映照下翩飞。雨丝细斜,朦胧了他与他之间的距离,那个人仿佛察觉到了什么,微微转头,以至他可以看清,那双灵动纯净的眸子闪烁的狡黠光芒。他轻笑一声,竟是这样放他离去了。或许是因为那时的意境太过飘渺,而他与他,都并不想打破罢了。


 


      两个人追逐,纠缠,他的心,却也在其中慢慢沦陷。当他询问那个人的目的是什么,那个人忽然展颜一笑,那一瞬,仿佛惊艳了时光。


 


      “我想要的,只有你。”


 


      可是最后,那个人还是离去了,消失的无声无息。


 


      那句话也随着风慢慢飘散,那人如风一般,来无影去无踪。


 


      自作主张的闯入他的世界,却又在他忍不住敞开心扉的时候离开,不留一丝痕迹,也不带走一片云彩,但却带走了他的心。


 


      往事一幕幕在他的脑海里重演,他闭上眼睛整理着此时有些纷乱的过分的思绪。


 


      自从他走后,每年的这时候他都会来到这书房呆上一整天,可却从未有人能够进来这书房瞧上一眼。


 


      他终是为他疯狂,瞧...他有多么爱他,那么...他还回来吗?


 


      我想你了啊,他笑出了声,笑着笑着眼泪却又止不住的从眼睛里掉出来,一颗一颗的,掉在地上。


 


      当埋怨与苦涩被时间近乎残忍地剥夺去,他才发现那人留与他的只剩下绝望。


 


      他再一次伸出手,仿佛还在期待着什么。


 


      “呐,带我走吧。”不要只留下他一人。


 


      刹那间,狂风骤起,白色羽毛随风卷起漫天飞舞。房间中,那画卷中的人恍若凝成一缕魂魄,嘴角依旧是噙着那抹熟悉的笑意。


 


      只听那人道,“好。”虚幻的手与他的手渐渐在空中交叠。他的身躯缓缓逸散成光点,泪眼模糊间只容下那人的身影。


 


      “我爱你。”


 


      那一声哽咽还未完全消散在风中,房间中已空无一人。只留下摊开的一纸画卷,绘着醒目的空白。


 


 


 


 


——————————————————————————————


 


 


 


 


Tbc

【快新】孤独症

-同桌paro,短打w
-OOC日常勿喷
-给高考人士的祝福!祝太太们高考顺利!






 黑羽快斗像往常那样,笑地嘻嘻搂住工藤新一的肩膀, 工藤新一写笔记的手一顿,有些嫌弃地推开黑羽快斗。在n次尝试失败后,黑羽快斗有些失意地耷拉着脑袋,工藤新一用余光看去仿佛看到两只狗狗的耳朵失落地搭在两侧。心里轻笑一声,对黑羽快斗嘴里嘟囔的那句“新一我不爱你了。”不以为意。
 尽管第一次听到时他的内心真实地慌了一瞬。  工藤新一假装没有看到黑羽快斗偷瞄自己的目光,仿佛精力全部集中在手中的笔记上——  但那只手,在黑羽快斗凑上来后,从始至终没有动过一下。
 工藤新一有时会想,自己明明是那么冷漠的人,为什么对黑羽快斗一点反抗能力也没有?
 他意识到了,这个人,对他来说,是不同的。
黑羽快斗,对于工藤新一,是独一无二的。
 他忘不了刚分班时那个与他面容相似的男孩清澈明亮的双眸。那句笑语他至今还记得。
 “你好,我是黑羽快斗,我们是兄弟吗?”他当时是怎么回答来着?
“不是。”
 但这样的回答并没有浇灭少年的热情,他仍然是那样欢快地笑着。
 “那我们可以成为朋友吗?”
“随你。”
 就这样那个少年闯入了他的生活,每天变着法逗他开心。
“蓝玫瑰送给你哦?”
 少年变着戏法般,空无一物的手上突然出现了一朵娇艳的蓝色玫瑰。
“笨蛋,哪有送男孩子玫瑰的。”
 “因为我觉得新一比那些女生都要好看哦?”
“你这样可是会伤女孩子的心的。”
“反正我只喜欢新一!”
 少年的语气是那样轻快,轻快到让他不敢面对。
笨蛋...这样的话,会让我误会的啊...
 工藤新一苦笑着摇了摇头,试图不再去想有关黑羽快斗的事。

“新一…你知道么…”
 “其实我的内心,是很脆弱的啊…”
 那天少年的轻声哽咽让他沉默不语。

“所以别离开我,别拒绝我,好么…”
 工藤新一鬼使神差地说了句好,"少年突如其来的拥抱让工藤新一猝不及防,他浑身僵硬,不敢动弹一下。
 “新一,我喜欢你啊…”
 那句玩笑话,他奢望不起。
 工藤新一出神了很久,待他回神时,身旁的座位早已落空。冰冷的温度显示主人已离开许久,而他却丝毫没有察觉。工藤新一种暗暗的恐慌感涌上心头,他默念着那个铭刻在心间的名字。
 “黑羽快斗…”
 一节课过去,两节课过去了,工藤新一再也按捺不住,准备去问老师。
 工藤同学,这里有你的信——”


如果遇见你是命中注定,

希望我能成为你的唯一。

就像垂死病患一般的我,

孤独症,你是我的药引。


白纸上少年的笔迹极为醒目,工藤新一踉跄了一下,险些脱力。就像连呼吸也被摄去般,他脸色苍白,眼眸已然失去了焦距。
 就像他没有注意到少平笨拙的示爱一样,少年也没能看出,他内心的深沉爱意。
 他伫立良久,才最终拿起笔,缓缓写下一行字句。

 你我的病症,无药可医。


泪,已落地。



Fin.



高考加油!等你们凯旋归来!www

@茗茗茗二 茗茗生快!
由于文不知道来不来得及所以先渣画一发求轻拍QwQ
茗茗好可爱啊想抱怀里揉揉揉(变态住手??)

“话说最近一直很忙呢。”

“是啊是啊,这几个月欠了好多债qwq。”

“揉揉,不过看你很热衷的样子?”

“是啊,太太们都那—么好!我也要努力吹爆他们才行呢www”


六月的第二天,闷热的风拂过北方的冷雨,也请多多指教。

【访谈】关于工藤新一对好友的一些看法

-警告!侦察到在线核能OOC打击!!
-给@傲娇攻 的生贺,结果还是晚了一天qwq超级对不起了的说!
-一问一答模式,祝抽风(?)食用愉快w(被pia飞





【录制开始】


Q1:想问一下您最不想见到的人是?


A1:唉?刚上来就问这么犀利的问题吗?


q1:是的,毕竟是我们是这样那样的专访。


a1:那好服部平次。(毫不犹豫)




Q2:唉真是果断啊…服部平次也是有名的名侦探呢。人常说“关东的工藤,关西的服部”,请问您对这个评价是怎么看的呢?


A2:嗯…如果总有个关西腔在你耳边嚷嚷着“要打败你”这种话你觉得呢…


q2:那根本就是衬托主角存在的龙套角色吧?


a2:事实就是这样。(意有所指)



Q3:那您最不想做的事是?


A3:和服部平次去吃饭。


q3:唉?有什么原因吗?


a3:跟吃货出去还有什么理由?



Q4:emmmm说了这么多,您对服部平次的印象如何?


A4:黑炭,二货,傻子,饭桶。(点头)


q4:唉?都是些奇怪的词汇吗?


a4:有吗?



Q5:有的…那么,说到服部平次,就不得不提白马探了。您对白马探的印象如何?


A5:白马的话…我只能说不愧是英国留学回来的。


q5:为什么这么说呢?


a5:眼光够独特。(微笑)



Q6:您如何看待服部平次和白马探的恋情?


A6:烧。


q6:唉好果断。


a6:那也没什么别的想法啦。(摊手)



Q7:您最想对白马探说的一句话是?


A7:“带着黑炭越滚越好。”


q7:就这样吗?


a7:就这样。



Q8:那么…现在抽粉丝的问题…啊…这个问题…您觉得…好友服部平次和安室透哪个更黑?


A8:你这么说也…


q8:真是抱歉,不过粉丝看来很想知道呢。


a8:啊…那我只能说安室是因为发色偏白才会显得脸黑…服部是因为发黑所以显得脸更黑…我这么说你懂吧?



Q9:啊…您…(收到服部兔子盯)


A9:怎么了吗?


q9:咳…您承认和黑羽快斗出柜了吗?


a9:…承认。



Q10:那您和恋人什么时候结婚呢?


A10:……


q10:所以…?


快斗:现在!


(录制中断)


Fin.



我吹爆小汐!!一句迟来的“生日快乐”!

lof最爱的大大

我想把群里的神仙们吹到爆啊!!

(但是太多了qwq)

所以我还是单吹一位神仙吧

@鹤轶(yì) 轶总!带我入坑的轶总!手书让我原地爆炸!画风那么美那么帅!轶总那么美那么帅!想给您做腿部挂件啊!!!鹤求带我飞啊!!(光速去世

鹤夙快乐,鹤夙蒙蔽了我的双眼.jpg

【快新】雨

小汐太可爱了!!我给她拖后腿了QwQ

小汐我要吹爆你啊啊啊啊啊!

祝晃晃生日快乐!!

傲娇攻:

      #与 @K寻S♡ 的联文,我又丢脸了


      #忘了说了,  这是@癫晃的生日(赶死线丢人系列。 


      00

       明明不是下雨的季节,但是脸上还是传来了丝凉的触感。耳边渐渐响起了淅淅沥沥的雨声,温柔的节拍不忍惊扰过路的行人,悄悄和成不知名的调子。青年微微抬头,倒映在眼眸深处的天空的颜色仿佛有水洗净一般,泛出点点透明的光泽。碎发随着风轻轻摆动,贴在额前有温润的湿意。

      雨下的不是很大,不需要打伞。空气里弥漫着温柔的气息,仿佛置身在虚幻梦境一般,模糊了现实。揉了揉眼睛,青年蓦地笑了一下,心灵在轻柔的雨落声中似是得到了一丝慰藉。

     清脆的铃声在雨丝中打旋着飘扬,将听筒放在耳边,那一声“等我回来”便在宁静的雨天里清晰。雨点打在睫毛上模糊了视界,青年眨了眨眼睛,笑着说了一声“好”,水珠晕散开,青年的天蓝色眼眸仿佛镀上了一层朦胧的光彩。

      “早点回来。”


      “不然我会以为你不回来了。”


      01



     车轮在刚刚润湿的泥土上轧出一道清晰的辙痕,溅起的泥土的气息混杂在野花的芬香里,令人心旷神怡。青年单手握住车把,听着电话里那人的话弯了弯眉眼,张开嘴好像说了什么,声音被卷起的风湮没,悠悠不知传向哪里。

     车在某刻了飞驰的步伐,“上车?”没有错过青年眼底促狭的笑意,工藤新一好笑地替青年整了下微微凌乱的衣领,双臂自然地环住青年的腰身,“去哪?”

       “你定。”


“那...我带你去个地方?”工藤新一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一般促狭的笑了一下。


 


“好,听你的。”


 


      工藤新一用黑色眼罩将那个青年的眼睛蒙上,嘴角挂着一抹温柔至极的微笑,他将青年牵入副驾驶,关好门后走向了另一边的驾驶座。


 


      汽车在缓慢的行驶着,空气也是静谧的,没有人在说话。而两人的心情却不像这静谧的空气一般平静,像翻滚着巨浪,心里翻腾的情感快要溢出胸腔,周围只有彼此的呼吸声以及,心跳声。心脏扑通扑通的乱跳,他们的脸都莫名的红了。


 


     工藤新一有些庆幸给他戴上了黑色眼罩,他看不见自己此时脸红的样子,他的心里像是有只小鹿在乱闯,大概是因为他有些紧张的缘故,他并没有看到旁边的青年的脸也是红彤彤的。


 


     过了很久很久,黑羽快斗终于感到工藤新一停下了车。


 


      “到了吗?”他问道。


 


     “嗯。”


 


     “那我可以解开眼罩了吗?”


 


      “等会儿我会帮你解开的。”


 


      工藤新一将青年从副驾驶上牵下来,然后拉着青年的手走向了一个他准备许久的地方,这可是他精心谋划的惊喜。


 


      “520快乐,快斗,我爱你。”刚被摘下眼罩的青年还没适应光线就被自家恋人难得的坦诚惊了一下愣了一会儿,气氛突然有些尴尬,但它并没有让这尴尬的气氛持续多久。


 


      “我也爱你,新一。”他拿出了准备许久的戒指。


 


      “我们结婚吧,新一。”


 


      “好。”


 


      “新一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吧,其实我喜欢的不是雨,而是和你一起躲过雨的屋檐,而且,你不懂吗?我爱你啊新一。”


 


      “这算什么秘密啊笨蛋,我早都知道了啊。”脸红了大半,但却还嘴硬着。


 


      “那再告诉你一个秘密吧新一,其实我当时带了伞。”


 


      “好巧,我也是。”


 


      他们为彼此步步为营精心算计,但到最后发现他们其实是两厢情愿。


 


      世上本没有巧合,所有的巧合,都是不谋而合、精心策划的必然。


 


 


 


 


——————————————————————————————


 


 


 


End

我觉得我有毒。。。看完鲁邦和柯南两部剧场版后突然觉得次元和柯南配的一脸。。。(也确实被吐槽有毒了2333)次元好可爱!我想补鲁邦三世了的说!【我依然是坚定的KS党!嗯就这样_(:з」∠)_】

新一生快!论文手为何作死画画_(:з」∠)_
意识流,顺手现糊√
我是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办了QwQ
猝死(buni

半夜的一波关注(捂脸)